证明童贞膜决裂

2017-03-17 13:11

2007年,19岁的马泮艳生了一个儿子,但儿子的诞生让她觉得更加羞辱,“2005年夏天,陈学生弟弟陈学龙第一次强奸了我,后来我怀孕了他也没放过我,这个儿子的亲生父亲是谁我也不晓得。”儿子生下时放到她面前,她看都不看,想摔死这个孩子。

2001年冬,陈家人将马泮艳脚上戴着铁链,和陈学生锁在房子里。两个月后,马泮艳怀孕了,陈家人才给她去掉铁链。 生完孩子的马泮艳曾屡次逃跑,可都已失败告终,而每次被抓回来都是一次精神和心灵的折磨。陈学生的枕边放着一根三尺长的荆竹,打得最狠的一次:她被剥光衣服,绳索捆着,衣服蒙头,被荆竹抽打。

2000年农历尾月,年仅12岁的马泮艳跟13岁的大姐被大伯父分辨卖出。买下马泮艳的是右脸一块疤的陈学生。不婚礼,还不懂婚姻,12岁的马泮艳成了这个29岁男人的新娘。陈家人带着马泮艳到福建打工,陈学生强行和她产生了性关联。“第一次到生疏的处所,认为会被卖掉,怕得要逝世。”马泮艳说,由于本人年事太小找不到工作,还得专人照管,三个月后就被陈家人送回老家巫山县双龙镇。回到镇上,马泮艳偷偷跑到二姑家,二姑陪她去报警。双龙镇派出所民警带马泮艳到病院检讨,证明童贞膜决裂。大伯告知警察,侄女已经嫁给了陈学生。警察以为这是一起家庭纠纷,没有再管。